▶️⏸⏹⏪⏩⏺

All we ever needed was simply a montage.

回到顶部

男生有个身材相仿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以后文也囤在这儿吧:)




Title: 男生有个身材相仿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Rating: Teen And Up Audiences

Fandoms: 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 Spock/Kirk

Summary:

如题目。

Note:


梗来自知乎日报看到的一条瞎扯。

学院AU,二设很多,大概OOC。

本篇没有出现SK二人的对手戏(番外有)。

好像有点伤到了U姐。











James T Kirk是个万人迷。

光从外表上讲就已经足够了。这人不但有张充满跨种族吸引力的漂亮脸蛋,而且是个十足的衣服架子。所以无论是套在蠢兮兮的艳红制服里,还是身披那件破破烂烂的小皮衣,或者干脆什么都不穿,都能在人群中激起一阵阵骚动。

这样一来,可以说Kirk凭着一副绝佳的皮囊,对穿衣打扮这件事非常任性。也就是非常不讲究

大部分时间他都泡在学院的教室,自习室,实验室和图书馆里。这些地方都有着严格的着装要求,Kirk自然老老实实地穿着那套呆板的学院制服。说实话,他不讨厌红色——多少出于他对颜色没什么感觉,就是一些波长不同的电磁波——但他更想穿金色的。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疯子来说想穿指挥服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要花掉更多的时间泡在学院的教室,自习室,实验室和图书馆里。所以Kirk根本不用费心要挑什么好看衣服。

而必不可少的放纵一刻来临时,Kirk会换上他的小皮衣。同是找乐子的大家都喜欢他皮衣下那种捎着痞气的小坏蛋样,性感又可爱。再说反正也是要脱掉的东西,谁在乎呢?后来Kirk回忆起来,这件小皮衣可是陪他从河滨镇到三藩市征战了不少年头。

跳过裸体不谈。

他总有既不在学院又不在上床/床上的时候吧。当然,所以这意味着Kirk还是有点儿别的衣服的。这些其他衣服的风格都挺统一的,用两百多年以前的人的话来形容就是「码农固定搭配」。

比如有一个学期Kirk去市里的书店打工,雷打不动的帽衫T恤,牛仔裤,运动鞋(sneakers),外加挎一只邮差包。这样一身装扮下,他看起来格外年轻,还露出那么点儿和他本人极不相符的羞涩。不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的室友,Leonard McCoy,曾经不止一次吐槽过这事儿。倒不是抱怨,毕竟就算Kirk穿成这个模样也从来不乏追捧者,要是再打扮成个花孔雀,简直不堪设想。McCoy对给Kirk递情书真的真的深恶痛绝。

即使如此,他还是常常感叹这小子的衣柜是什么时间机器吧,我们可是20后30后的青年人啊(23世纪),要不只能说他的穿衣品位太矬了。

顺便说,McCoy也相当质疑Kirk的其他品位



************



McCoy之所以产生质疑是有原因的。

就在两天前,他发现Kirk开始盯着eBay的页面坐上好几个小时,中间还呼叫了Gaila好几次,说到什么什么配色,什么什么靴子。

McCoy凑近了才看清,Kirk这是在买衣服。按照以往的经验,Kirk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环节上停留过久的,况且他本身就对这项活动很不感冒。

里头肯定有诈。

Kirk打了两天马虎眼儿,终于还是没扛住McCoy婆婆妈妈没完没了的逼问。

「我这周六要出去约会。」Kirk把眼镜摘下来,回过身和站在他转椅后面的McCoy说道。

「嗯哼?」McCoy很擅长用鼻腔发声。

「和Spock。所以——」

「等等!你说的Spock,是那个外文系的瓦肯教授?麻杆盖头大地精?」

「嘿,你这么形容我的约会对象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品位好吗?」

「别扯,你本来就没有!」McCoy翻了一个经典的白眼,捏着鼻梁问。「你是怎么跟那家伙搞上的?你都没选外文系的课。」

「所以才不担心和他搞嘛,反正他也不是我的教授,没利害关系的。之前有点问题想和Uhura讨论一下,考虑到她基本不回我邮件,于是我去了外文系那边找她。那堂课——Spock的课——已经开始了,我就从后门溜进去坐在最后一排自习。后来我……情难自已地抢答了。我去跟Spock解释我不是这课的学生,我们就认识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你俩认识多久了?」

「嗯……两个月多前吧。我们之前都是在学院里约会,如果算的话。我挺喜欢他的,不过他是个瓦肯人嘛,我一直觉得没那方面可能的。然后前天他约我出去吃晚饭了。出去。」Kirk咧嘴一乐。「所以我觉得这次肯定是约会了。」

「所以这跟你在这儿挑衣服有什么关系?」

「提示一下,一般人约会前是会想要打扮的。」

「你也不是一般人啊。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基佬。」

「真可爱,Bones。顺便说我可是双。」

「不我认真的,你什么时候因为约会打扮过?」

「……Spock不一样。」Kirk摆摆手,转过头继续盯屏幕,背对着McCoy。

能让你小子这样的,确实是不一样啊。McCoy心想。

谁能想到呢?

「那你现在挑的怎么样了?」

「这样。」Kirk让开屏幕指给McCoy看。

「……我问问Chapel有没有空,让她带你出去转转吧。」



************



「好了,转个身。」

Kirk转了个身。Uhura给他挑的这条裤子挺好看的,就是太紧了。Kirk不舒服地扭了一下子屁股。

「我觉得这裤子太紧了,Uhura。」

Uhura递给他一个极不赞同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这就是这条裤子的意义。以及,你没有发言权,Kirk。」

Kirk发出一声畏缩的叹息。为什么不是Rand或者Marcus呢?

Bones说Chapel晚上有个实验,不过她可以让她的朋友替她来。这位朋友即是Nyota Uhura女士。

说真的,她为什么会同意来啊?她甚至都不想和我一起吃冰激凌,这女人绝壁要毁了我的约会。Kirk在心里咆哮。当在约好的集合地点看到一脸被逗乐了的Uhura,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晚些时候Uhura拿Kirk的信用点付了帐,(十分嫌弃地)把他的旧裤子连同其他被淘汰的老家当扔在纸袋里。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搭上飞行车,三藩市的夜幕刚刚落下。

「谢谢你。」很尴尬,于是Kirk打破了沉默。

「哦?」Uhura斜他一眼。

「谢谢你帮我挑的这身。很好看。我知道我本来就很赞——」

「是为了Spock。」

「——不过——嗯?」

「Spock这两个月变得不一样了,」车子停下来等红灯。「他很开心。」

「……呃,他以前一直不开心吗?」

「不是那种开心。」

「嗯?」

「你知道瓦肯人会抑制情感的,但Spock最近不是那样了。你记得上周我在走廊碰到你和他在说话吗?他在微笑,说明了一切。他真的很喜欢你,Jim。」

哦。

哦。

「应该说是,他爱你。」Uhura说完撇了一下嘴,一副被自己肉麻到的表情。「所以你最好是也好好地爱他,Kirk。」

是的,我是。Kirk在心里回答。

这太甜了。

他冲Uhura点点头,在大腿上蹭了蹭手心的汗。

「所以你这是准备把我打包好送给他?」

「哈,也差不多。」Uhura看着窗外。

「谢谢你,Nyo。」

「知道了。」

「那下次……」

「不会有下次了,白痴。」车在女生公寓门口停下了,Uhura下了车。她的笑声和她摇摆的马尾渐渐消失在橙色的灯光里。



************



和普遍相信的情况相反,瓦肯人很注重打理仪表。其实从Spock教授的发型上就可见一斑。

Spock正站在他的衣帽间里。除去几件相同的教官制服,各式的瓦肯长袍,人类的正装、便装,鞋帽和其他配饰一字排开,都显得沉稳而精致。虽然Spock声称瓦肯人没有偏爱,但事实是他真的很喜欢深色的衣服。

Jim并不常穿深色。Spock想起Kirk的灰色帽衫和浅蓝色T恤。

如果Jim穿上深色,一定同样令人着迷(fascinating)。

他很期待和Jim分享他的衣帽间。





END










番外 



美滋滋儿地想着,Spock出了衣帽间,把准备好的润滑剂和套套都放进了床头的抽屉。



「Bones!我跟你保证他真的不是麻杆儿!」









Rating: Mature
Summary:
见公婆。
A/N:
est-relationship。








「Jim。」

「嗯?」

「请你出来一下。」

「我不。」

「请你(Please)。」

「把这留到床上吧。」

「……Jim。」

「我在帮Gary校对。」

「Mitchell先生可以等,我相信Ross教授给他制定的截止日期是下周三。」

「……」

「出来一下,Jim。」

Kirk叹了口气,重重地揉了揉眉心,把PADD扔在书桌上。

好吧,他不是不能理解此刻Spock十倍于平时的急躁情绪,因为他自己也挺紧张的。

今天是见Amanda和Sarek——Spock的父母——的日子。

事实上这并不是Kirk第一次和他们见面。不过之前都是视频通话,Kirk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面对面地和男朋友的父母坐在一起是怎样的体验。

嗯,不,现在不只算男朋友了。他俩有点儿……瓦肯意义地订婚了。

这就是为什么Amanda和Sarek千里迢迢地从瓦肯赶到地球来,要在今天和他们开个关于这个意外订婚的小会;并且这也是为什么Kirk现在可以非常清晰地感受到Spock十倍于平时的急躁情绪。



************



一切都要归功于某次绝妙的、糊里糊涂的性爱。

Kirk跟Chekov合作的跨学科研究拿到了本学年的特奖,一群狐朋狗友——包扩McCoy、Sulu、Hendorff以及他们的导师Pike教授等等——在市里的酒吧给他俩庆祝。Kirk当然假公济私地拉上了Spock教授。

Kirk很棒,他自己知道这一点,而Spock为他感到骄傲。

星星点点的火花混合着酒精还有可可,把他俩的脑子一路烧到Spock的公寓。

Kirk第二天在瓦肯人怀里醒过来的时候右脚上还套着一只袜子。比起屁股里已经干掉的精液,更惊悚的是Kirk发现他脑子里多了什么东西——软软的,暖暖的。他和Spock之间形成了一条伴侣性质的纽带,由于还没有举行完整的连结仪式,这就算作瓦肯意义的订婚。Spock随后醒来的时候这么告诉Kirk。

「我会对你负责的,Jim。」Spock用一如既往的诚恳语气添了这样一句。这给他换来了一记可以忽略不计的拳头、一声好和一场更妙的性爱。



************



Spock的急躁情绪已经上升到了平时14.6倍,令Kirk不禁抖了抖肩膀。他打开门,冲着门外的Spock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我觉得早上你选的那件就很好。」

Spock不以为然地挑了下眉。「经过多方面的考虑,我认为它过于花哨了,款型也不够严谨。我又重新整理了一些衣服供你试穿。」

「为什么我就不能像平常跟Amanda视频通话的时候那样穿呢?」

Spock递给Kirk一个之前Uhura帮他挑衣服时曾经赐予他的眼神。

「因为当时我们在家里,你随意的居家服姑且可以被称作得体。然而今天晚上我们要与我的父母外出用餐,所以你应该选择更加正式的、不是由你自己搭配的服装。」

「啊!」Kirk挫败地压着嗓子悲号一声。「所以我说早上那件就很好,那也是你挑的嘛。你不觉得让我因为要试那——么多衣服而浪费时间是不合逻辑的吗,Spock先生?」

「在这一点上花费时间是符合逻辑的,Jim。」

「这根本就是——」

「哔——」

Spock的通讯器响了。

他边向卧室走去边回过头,用紧绷的眉毛告诉Kirk,暂时休战,他一会儿回来会继续好好收拾他的。

Kirk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很爱Spock。很爱Spock一丝不苟到滑稽的盖儿头,很爱Spock难以捉摸的幽默感,也很爱Spock站在他们的衣帽间里给他挑衣服时那种严肃认真却爱意将溢的、坚定而柔软的神色。

但那不是在Spock要求他穿那些衣服的时候。不是说那些衣服不好看;它们都特别好看,而且Kirk觉得穿在自己身上就更好看了。令Kirk为难的是,他无法理解Spock对服饰搭配投入的科学精神,以至于Spock比较出的两件衬衫的微妙差别在他眼中即是无限趋近于零。

不过多数时候他还是屈服的,因为他信任Spock。为了给Amanda和Sarek留下一个好印象他会去试那些衣服的。

「Jim。」Spock挂断通讯器,拿着外套朝Kirk这边走过来。「Dutton博士负责监测的仪器出现了故障,我不得不前往学院协助她进行调试。」

哇——哦!Kirk一瞬间感到整个宇宙被重新点亮了。虽然他刚说过他会去试那些衣服的,但那是Spock在一旁用鹰一样的眼神盯着他的时候。

「那你还赶得上晚饭吗?」Kirk眨眨眼,无辜地问。

「我会尽快解决问题,但可能仍需两到三个小时。届时我父母会从使馆搭乘飞行车前往我预订的餐厅,你从家出发,我从学院直接过去。」Spock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我断定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你将无法完成试衣任务,所以我希望你将上装替换为(2,7,13),这是目前看来的最优选择了。」(是的,Spock为了让Kirk方便找衣服,把他的衣服们都标记了坐标。Kirk挺感谢这个的。)

「早这样决定不就好了。」Kirk捧过Spock的脸,结结实实地在Spock的嘴巴上亲了一口。「我会乖乖地穿上的!」

Spock将信将疑地打量了一番还在挤眉弄眼的Kirk,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也许并没有,不过Kirk能通过连结感觉到Spock那种「you are impossible」的无奈。Spock默默伸手扶上Kirk的后颈,回以一个缓慢又甜蜜的吻。

「停,停,你让我有点站起来了。你要再不出门可就出不了门了。」Kirk咯咯笑着推开Spock。

Spock把外套搭在旁边的架子上。

不管怎样,没人会拒绝在穿衣镜前来一发。



************



Kirk懒洋洋地洗了个澡,窝在床上继续给Mitchell改报告。直到听见新邮件的提示音他才惊觉离预订的时间只剩下30分钟了。Kirk把PADD丢进被子里,迅速地奔向衣帽间。

拉开柜门,Kirk看见了他要找的衣服,是一件暖灰色的条纹毛衣。

有点波西米亚风格,Kirk瞎猜道。不过挺可爱的。

哈,到头来Spock还是放弃让他穿那些紧的要死的印花衬衫了。Kirk喜欢这种温馨的感觉,这甚至让他莫名的安心,仿佛不再被先前的紧张困扰了。老实说,Kirk很不确定Spock的父母会不会同意把Spock的(三位数的)后半生就这样交给他这个毛孩子。虽然大概会被Spock指责不合逻辑,但此时这件厚实的毛衣还是让Kirk受到一阵鼓舞。

他套上毛衣,穿戴好之前Spock吩咐过的夹克、帽子、靴子等等一切。在镜子前照了照,Kirk忽然有点脸红,他扯扯围巾出了门。



************



差5分钟1830,安全上垒。

Kirk四处张望了一下,Amanda和Sarek已经到了。他尝试保持着应有的风度走到了桌旁,Amanda微笑着冲他挥了挥手,Sarek则不带表情地点了点头。

「你们好,Amanda,Sarek大使。」

「你好,Jim。你看起来很不错。」

「你也是,夫人(My Lady)。」Kirk露出一贯讨人喜欢的甜美笑容,他解开围巾,把它和夹克一起搭在椅背上。

「非常可爱的毛衣。」Kirk坐下的时候,Amanda在他的对面托着下巴赞赏道,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哦……这是Spock给我挑的,他很擅长这个。」Kirk稍稍低头,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这让他错过了Sarek嘴角一闪而过的抽动。「你们点过吃的了吗?我想我有些很棒的推荐。」

之后他们聊得很融洽。Amanda先说了一些最好在Spock不在场时才能讲的童年趣事;三人又讨论起星舰学院应该更多地和瓦肯科学院进行合作,这对两者都将注入积极的活力,尤其是饱受冷落的人文领域的研究。

「父亲,母亲,Jim。我很抱——」

是Spock!

Kirk惊喜地转过头迎——即使没有连结,仅靠他俩古怪的默契Kirk也能看出此时Spock脸上印着瓦肯版的「WTF」。更详细的解读是瓦肯版的「你他妈解释一下你穿的什么鬼」。

Kirk连忙低头查看自己的毛衣有没有被原子化解体了。没有。

怎么了?Kirk通过连结问道。Kirk喜欢连结的其中一点就是这玩意儿挺方便的,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我确信我告知过你穿(2,7,13)。

我穿的是(2——操,我穿的是(2,7,30)!

Kirk收到了Spock发自肺腑的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

嘿,乐观点儿看,Spock。结果还是不错的,你爸妈喜欢这个。Kirk瞥了瞥自己毛茸茸的袖口。

你不明白,Jim。

Amanda觉得这毛衣很可爱。

她当然会这么觉得。因为这是她亲手为我织的成年礼物。

……哦


Kirk知道自己此时此刻一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红了。

通常来讲Kirk会觉得这挺甜蜜的,毕竟他一周里的一半时间都在和Spock混穿衣服。但现在他只感到要被尴尬淹死了。

我可以假装过敏性休克吗?Kirk摆出他的狗狗眼。

不行。

求你(Please)。

按照你的原话,「把这留到床上吧」。

Spock——


「男孩儿们,当着别人的面使用心灵感应很不礼貌。」Amanda好笑地望着他俩。

「呃!……对不起!」她肯定知道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了,Kirk一边思考一边分享着Spock的绝望。他都已经不敢去看Sarek了。

「父亲,母亲。我很抱歉,因为一些学院里的事务迟到了。」

Kirk听着Spock强装的镇定,顿时涌出一股愧疚和沮丧。他知道Spock很看重这次见面,而他搞砸了。

「没关系的,Spock。我们和Jim聊得很开心。」

Kirk总是搞砸。他总是说错话,总是无视Spock对他健康的担忧,总是和Spock争执,总是做错事,总是连衣服也穿不对。

「我想Jim一定向你们推荐了这家餐厅的特色。」

他总是想追上Spock,年长的、智慧的、强大的Spock。他太想长成和Spock比肩的模样了。但他总是搞砸。

「哦是的,我喜欢这里的覆盆子布丁。」

他和Spock如此仓促地就被拉扯到了一起,眼下来看……

「他们采用瓦肯方式烹调地球食物非常有趣,味道很令人着迷。」

停下,Jim。Spock在捏他的手指。

嗯?

你知道我能感受到你在想什么。

……抱歉。

你需要对自己和我们的关系都更有信心一点,Jim。

可是Amanda和——

这一点同穿衣一样,没有「可是」。
Spock把整个手心贴住Kirk的,在桌子下面和他十指交握。无关其他人怎样看待,我们属于彼此,你要相信这一点。

「Spock。」Sarek清了清嗓,打断了两人的小动作。「我和你母亲想向你们询问,在完成连结仪式之后你和James想要在爱荷华还是你母亲的家乡举行人类风俗的婚礼?」







……嗯?……等等你爸刚才是不是同意我们结婚了?

Spock用一种「早告诉你了(told you so)」的眼神深深地望了一眼身旁的Kirk,没有松开他们的手。





END



 
 
评论(20)
热度(25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