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ll we ever needed was simply a montage.

回到顶部

Taboo

把这个洞填了💪




Title: Taboo


Rating: Teen And Up Audiences


Fandoms: 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 Spock/Kirk


Summary:


关于那么一点点默契。


Note:


小情侣吵架以及复合的故事/


一如既往OOC/


Taboo的类别本来想写猜天体物理词汇的然而实在太难了选择放弃/


可能有一丢丢暴露我不喜欢1D


 


 












 


Kirk和Spock被喧闹的众人围在舞池的正中,互相凝视着对方。


 


或者说瞪视吧,随便了。Kirk疲惫地想。


 


此时此刻,在这个为庆祝他出院而举行的派对上,Kirk艰难地感受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格格不入。


 


他和Spock在冷战。


 


这场冷战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月,两人都以一种令人不安的默契回避着对方。Spock总是在船坞和舰队总部之间匆匆穿梭,而Kirk则不像往常那样叫嚷着出院,一直躲在病房里敲打PADD。


 


McCoy大概发现了一些端倪,不过Kirk装得一副相安无事的样子,他便什么也没提。他倒是对Kirk肯老实休养挺满意的,况且这对小情侣的事本来也不是他该插手的。


 


Kirk很感激McCoy的闭口不言,他知道McCoy虽然嘴上从来不愿承认,可其实一直相信Kirk和Spock两人会搞定一切麻烦。


 


但这次不一样,Kirk觉得他们可能挺不过来了。


 


 


************


 


 


Kirk恢复意识的第二天,McCoy松了口气,把他交给Spock看管。巨大的病房在少了医生的唠叨后显得出奇安静。


 


Spock两手背后站在生物床边上,脊柱稍稍显出劳累的弧度。


 


「行不通的,Spock。」Kirk半躺着,侧过头盯着Spock,收紧了藏在被子里的拳头。


 


「即使飞行船护盾全部失效,成功的几率仍有17.83%,对于你而言这通常被认为值得一搏。我不理解现在为什么会说这是“行不通的”。」


 


「所以说是对我而言——」


 


「即使由一名专业素质逊于你的舰员也——」


 


「我说的不是是什么专业素质。」Kirk猛地挺直了身体,又因为牵动了伤口跌回床上。他迅速地摇了摇头,视线离开了Spock的眼睛。「我是说运气。」


 


有那么一瞬间,Spock看起来要扑上去扼住Kirk的喉咙,暴戾之气山风一样卷过整个病房。然而那只是短短的一霎,他又像被不可抵挡的悲伤充满了。「暂且不谈依靠运气行事是高度不合逻辑的……你我都明白你不会永远幸运,Jim。」


 


「……我知道。」


 


「那你为何——」


 


「我就是没办法。」Kirk从牙缝间挤出这句话,里面清楚地写着一种被打败的倦怠,连他自己都不禁因此畏缩了一下。「我不能坐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


 


「他们是军人,安全部的舰员了解自己的职责。」


 


「但不包括去做敢死队。」


 


「先遣队伍的牺牲率总是存在的。」


 


「这不光是职责或者觉悟的事。这关乎……感受。」


 


「你在乎舰员们的感受,」Spock的声音变得非常轻。「那么你是否在乎他们面对失去你时的感受?你是否在乎我将再次失去你的感受?」


 


「当然……」


 


Kirk一时语塞。


 


企业号是一艘科考船,不是战舰;但是即便如此,在Kirk领着这艘船开始五年计划的三个月里,他们已经失去了18名舰员。


 


这个数字仿佛沙漏小孔中钻过的细砂,缓慢地聚积,让Kirk一阵触目惊心。他无法控制地回忆起Narada事件之后太过寂静的学院。这几乎把他逼疯了,他想要保证所有人周全,他想要挑战死亡和绝望,他拒绝后退,拒绝忍让。


 


策略。胜率,败率。一切谁来拯救?谁?


 


Spock当然知晓他的焦虑,不疼不痒的干涩争论有过几个回合,而Kirk作为转移话题的高手却一直击垮他试图深入探讨的努力。两人心照不宣的是,这些焦虑有朝一日终将触上某条线,引来一场剑拔弩张的撕咬,又或者是疲态百出,回天乏术,溃不成军。


 


Kirk沉默了一阵,轻声答道。「我不知道。」


 


「Jim,」Spock往前探了一步。「你知道的。」


 


「我累了,Spock。」说完Kirk稍微偏过头,摆出一个背冲Spock的姿势。


 


2.41分钟后,Kirk听见鞋底笃笃踏地的声音,接着是病房门滑开又关上。


 


 


************


 


 


在冷战持续一周后,Kirk蓦地发现连结的那一头空荡荡的。


 


 


************


 


 


「呐,你们要选什么题目?电影?还是外星语?」是Sulu在说话。


 


Kirk的思绪回到眼前的派对上,现在他和Spock对面而立,被抽到一组玩你划我猜。Kirk尽量不去想是不是Marcus她们几个安排的抽签。


 


「啊……音乐,地球音乐怎么样?」Kirk转身浏览着题目问道。


 


「好的。」Spock应声,一如既往的语气。


 


Kirk回过头,看向再熟悉不过的深色眼睛。


 


自从Spock屏蔽连结开始,他们就没再开口说过话了,工作上的事务都是靠邮件沟通。他们该谈谈,Kirk心烦意乱地想,然而一拖再拖他们现在已经站在这里了。


 


舰员们对此自然是毫不知情,事实上Kirk也不知道两人要何去何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起就不断忙于争论,但那些争论——如果Kirk现在心情尚好,他会说是情趣的一种——都如同疾风骤雨一般,来去匆匆。他们不打持久战,不冷战,更何况他们从未尝试过屏蔽对方。Kirk感到沮丧,还有些懊恼,他不知道眼下是不是一个信号,那个有朝一日到了。


 


「那老样子?我来猜?」


 


几步之外的Spock点了点头,后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众人也纷纷后退,留给他们足够大的空间。Sulu经过Kirk时拍了下他的肩膀,「喂,你俩可不要用什么心灵感应作弊啊!」


 


「哥们儿(dude),第一天认识James Taboo Kirk么?」Kirk眯起眼睛大笑两声,挥一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放马过来。」


 


Spock望着他,站得笔直,表情没有一丝松动。Kirk的心跳很快。


 


「计时一分钟——开始!」


 


第一个词条出现在Kirk身后的屏幕上,Spock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个2。


 


「歌名……不,表演者的名字是两个词。是乐队么?」


 


Spock点点头,用食指和大拇指假装捏起什么很小的东西,接着又用右手模仿着一种生物在爬行。


 


「小虫——The Beatles!」Kirk迅速回答。


 


Spock比划了一个5。


 


「歌名是五个词。」


 


Spock做了一个弹吉他的手势,然后把手握拳举到脸旁慢慢摇晃。


 


那个笨拙的动作是「哭泣」,Kirk知道,因为这是他教给Spock的。不合逻辑,却可爱非常。


 


Kirk挪动左脚,变换了一下重心。「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简单。」


 


人群中传来喝彩的声音,Spock已经在看第二题。还是两根手指。


 


「两个词的乐队。」


 


Spock先竖起一根手指,然后随意指了一个方向,再朝反方向摆摆手。


 


「一方通行——One Direction?开玩笑的吧,Janice,是你填的词库么?」Kirk笑着嚷道。「我蒙一下,他们的歌我只知道一首——Sam爱死这歌了——Best Song Ever?」


 


Uhura吹了个口哨。「你个幸运的家伙,Jim。」


 


「早告诉你了。」Kirk抛了个媚眼过去,屏幕上换成了下一首。


 


Spock又比划了一个2。


 


「乐队名两个词。」


 


Spock继续比划了一个2,一个7。


 


「2,7……第二个字母和第七个——B和G——Bee Gees!」*


 


「这都行(seriously)?」Scotty醉醺醺地喊起来。「禁止使用心灵感应!」


 


「哪有什么心灵感应!别太嫉妒哦,弱者(loser)。」Kirk冲Scotty翘翘嘴角,按下心里浮生的无奈和躁动。


 


Spock竖起两根手指,然后手心朝下压了压,紧接着又指了指心脏。


 


「两个词。向下,停下,留下(stay),」Spock在Kirk说到这个词时点了点头。「心脏——活着——Stayin' Alive!」


 


虽然只有一瞬间,Kirk清楚地观察到Spock在他说出那个词时下巴微微颤动。这不由得让他也跟着颤动一下,把视线从Spock脸上移开了。「时间不多了,下一题!」


 


Spock这回伸出了一根手指,之后眯起眼睛用手在脸前方挥了挥。


 


「一个词。看不清,模糊——blur!」


 


比划了一个3,Spock竖起右手,左手握拳,从身体的左边直撞向右手的手心才停下。


 


「三个词。击打,撞击,碰壁……碰壁?」


 


Spock摇摇头,稍稍露出点为难的样子,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动作便停了下来。他的双手垂在身侧,半握成拳,抿着嘴望向Jim的眼睛。


 


「终止……终点?尽头?」


 


Spock没有动,但Jim知道他是对的。尽头(end)。


 


To the End。」


 


We will make it to the end.*


 


时间刚刚好,舰员们鼓起掌来,Kirk听到有人在说他们心有灵犀。然而他现在涨红了脸,无暇顾及。


 


他们就如同一开始那样,用力地凝视着对方。或者说瞪视吧,但是已经无关紧要了。


 


Kirk知道,在这场争端中,分歧的源头指向的是他,指向他的生硬和胆怯,指向太过急于证明的、无法冷静、尚未成熟的自己。而今后仍会因此产生数不清的瓶颈,产生无法沟通的僵持,甚者更多的有朝一日——但那都不会是尽头,永远不是他和Spock的尽头。一切混乱和迥异之间,自始至终的、令人安心的默契,足以让他认清长久以来他们在为什么而努力,那些完美和不完美以及其他让人愉快又厌烦的部分。


 


他们的尽头还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远非Kirk现在所能形容的量级,塞满了千帆过尽的星光。


 


Kirk盯着Spock紧绷的肩膀。他几乎就扑进了Spock的怀里。


 


「抱歉!抱歉!我知道的,我知道!」Kirk把脸埋在Spock的肩窝里。「Spock!」


 


「Jim。」他感到Spock一瞬间攥住了他的整个身体。


 


Kirk想念这种感觉,对得让他鼻头一酸。


 


「我知道——我真的很抱歉。我不会再说那种话了。如果我再说你可以直接往我脸上打,真的。」


 


「使用暴力惩罚你是不合逻辑的。」


 


「我活该,那太——」Kirk停下磨蹭Spock的耳垂,后仰了一点,鼻尖顶着Spock。「你为什么屏蔽我们的连结?」


 


Spock僵硬了一下,又松弛下来抚摸着Kirk的后颈。「这正是我也要道歉的,用人类的方式说——我一时生气。让不理智的情绪支配,如此草率地对待连结,我深感羞愧。如果我再次这样做,你也可以,直接往我脸上打。」


 


「你刚说过那不合逻辑。」


 


「而你也刚刚说过这样不成熟的行为——活该。」


 


「很有道理。那我会先揪你的刘海。」


 


「Jim。」Spock威胁似的捏了一下Kirk的屁股。


 


「Spock。」Kirk笑了。「你知道虽然我现在这样说了,但是我八成还会控制不住地焦虑成一坨屎。」


 


「我知道。」


 


Kirk又笑了。「你一定要记得在守在我旁边,然后揪着我领子,打下去那一拳。——还有不要屏蔽连结。」


 


「我知道。」Spock也笑了。「那么在我——一时生气的时候,也希望你能履行施暴的诺言。」


 


Kirk揪着Spock的领子,给了他一个吻。一个仿佛直到尽头的吻。


 


「再猜一个吧,Spock。」Kirk后退了几步,向Spock伸出一个手指。


 


「乐队名,一个词,Paramore。」


 


「什——」


 


「Still into you。」*


 


「——喂说好了不能用心灵感应的呢!」


 


哈,不过谁在乎?


 


 






 


END


 


 






 


*之前又看到关于Bee Gees名字来历的:「大多数人认为这名字是乐队成员Gibb兄弟(Brothers Gibb)的变体。事实上,这是另外两个人名的缩写:Bill Goode and Bill Gates (此Bill Gates为一DJ,非彼Bill Gates)。这两位朋友在BEEGEES成立之初给予了他们极大的帮助,出于感激,他们将乐队命名为Bee Gees(B.G’s)」所以才能根据字母猜到吧


 


*这一句改了To the End的歌词(其实有点断章取义,因为原句其实It looks like we've made it to the end,但是这里出现这首歌我希望是甜的XD


 


*里面有几句很喜欢的词:


Some things just,


Some things just make sense


And one of those is you and I


Some things just,


Some things just make sense


And even after all this time


I'm into You


 


I should be over all the butterflies


But I'm into you (I'm into you)


And baby even on our worst nights


I'm into you (I'm into you)


Let'em wonder how we got this far


'Cause I don't really need to wonder at all


Yeah after all this time


I'm still into you


 


 


 


 


 


一句话番外


 


Bones:「哼,我就说那俩混蛋床头打床尾和吧。」


 


 


 


 


 


 


 


 


 


 


顺便刚刚上AO3想看看taboo梗竟然一下搜到Uhura/Spock……我感受到了∞点伤害(躺下

 
 
评论(4)
热度(7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