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ll we ever needed was simply a montage.

回到顶部

For T'sai Haul-kur(17/12/26更新番外二)


Title: For T'sai Haul-kur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Fandoms: 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Burnt(2015)

Summary:

Here comes James T. Kirk and all hell promptly breaks loose.

Note:

Burnt!AU,无CP(番外是spirk)

野生杂志采访,炒了炒之前瓦肯数学竞赛选妃梗的冷饭

不要吐槽记者的春秋笔法






*本文节选自《美食与美酒(星际版)》2260年四月号


星历2258.37,Grayson酒店位于旧金山总店的餐厅T'sai Haul-kur重整开业,而上个月他们刚刚摘得三星,在米其林指南上熠熠生辉。如今,重整后的T'sai Haul-kur凭借其地球瓦肯结合的新式料理,不但成为整个西海岸餐饮界一道非凡的风景,更在第一象限的其他星联成员间名声大噪。有关这家餐厅的一切,都不得不从那位传奇般的主厨谈起。


James T. Kirk,T'sai Haul-kur的主厨,出生于爱荷华的河滨镇。已故的英雄舰长George Kirk是他的父亲,他的另外两名亲属也都是舰队成员,母亲Winona Kirk与哥哥George Kirk Jr.一同生活在Deneva。和其他三位Kirk不同的是,Jim Kirk选择了烹饪。


在T'sai Haul-kur的大堂里,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能看见旧金山的海岸线与起起落落的穿梭机。「你知道,复制机很方便,它们做出来的有些玩意儿甚至可以称得上美味。但总有点儿什么,我还在不停写代码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哪儿有点儿不对。」


Kirk十一岁就进入了加州理工大学计算机系,两年后因为私人原因辍学并前往Tarsus IV。Kirk没有多谈他的青少年生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他正是那段时间遇见了恩师Alex Marcus,返回地球后Kirk在Marcus的厨房里做了四年学徒以及后来的全纽约最年轻的三星主厨。之所以称Kirk为传奇,是因为就当他第二次拿下三星之后,此人人间蒸发了。长达七年时间Kirk再未出没于街头巷尾的大小厨房,有人说是出于压力,也有人相信他染上了一些陋习。


「他跑到瓦肯去了一阵,还有卡达西。」Gaila Nichols,Kirk的大学同学,同时也是《时代周刊》星际版的美食评论员。「Jim绝对是全城最好的主厨之一,但纽约的一番天地对他来说还是太小了。」


Kirk消失期间造访了许多异域餐厅,这对于他之后在T'saiHaul-kur的惊艳表现功不可没。T'sai Haul-kur隶属的Grayson酒店是一家由瓦肯皇室直接控制的酒店,此地极富瓦肯风情,从陈设到服务无一不遵照瓦肯当地特色。而现在的T'sai Haul-kur主要定位一改之前的传统瓦肯菜肴,转向一种前所未有的两种文化交织而成的有机美食。


Grayson酒店现任的首席执行官,Sarek国王的次子,王储Spock S'chn T'gai也是这一创新实践的推动者。他的母亲,Amanda Grayson,是一名人类。多年来,Spock作为一名半瓦肯皇族一直饱受部分右翼分子的抨击。尽管稍有波折,但随着他在瓦肯科学院的多项学术成就以及皇室海外产业的成功经营逐渐为公众所晓,Spock近年来多次获得最受欢迎的皇室成员称号,同时让其成为下任国王的呼声在民众之中也越来越高。


在这间Kirk与Spock共同创立的餐厅里,两种料理的结合,两种文明的碰撞,致使T'sai Haul-kur对于地球与瓦肯社会,乃至星联的多个成员都产生了方方面面的影响,尤其是对新一轮变革浪潮的欢迎。混血王子与一名异族厨师的合作大放异彩,往长远来看这很可能成为瓦肯与外星在交往方式上历史性的拐点。许多星球的年轻人都开始将T'sai Haul-kur视为新运动的旗手,他们几乎成为了IDIC的最佳代言。在这些赞许的声音背后还有不少团体对这家餐厅充满质疑,有关「文化混血」是否只是噱头也莫衷一是。


然而事实上就Kirk个人而言,这只不过是烹饪。其他的众说纷纭,仅仅是连带的意外罢了。


「说真的,这本身就足够吸引人了。传统瓦肯做法中的plomeek 有点苦,很像一种叫做毛尖的绿茶;但把它跟番石榴——掌握好酸度——和浸过的扇贝一起做成冷汤,那味道就像双倍高潮,真的,我知道那种感觉。又比如拿芝麻菜的种子来腌vash g'ralth,或者加了蓝纹奶酪的barkaya marak配上羊肩。嘿,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吃晚餐,今晚的甜点是巧克力浇汁的小plantain,她尝起来会让你感觉从里面彻彻底底地被舔过一遍。」Kirk神采飞扬地说着,陷进被阳光覆盖的沙发里,手指飞快地在PADD上敲打着今晚的推荐菜单。他看起来对T'sai Haul-kur的未来信心十足。「我听到有人在说什么外星杂种料理之类,我必须说我对此反应良好。毕竟,去你妈的,老子是三星主厨!」


不过Kirk的医生并不欣赏他这种太过乐观的劲头,倒不是担忧T'sai Haul-kur的未来,而是Kirk的健康。「那小子的免疫系统简直打了五升红牛!他好几回差点把自己弄死。」Leonard McCoy医生列出的Kirk的过敏物十分惊人,有二十多项,其中不乏烹饪中常见的食物。他与Kirk在瓦肯相识,期间曾多次救Kirk于水火。「Jim Kirk是个疯子,大脑皮层被填平了的疯子!他那点儿神圣事业就成天被那几粒花生跟肉丸耍得团团转。等,老天,我们这是采访对吗?但你不会把这段也写进去的对吧?」


当Kirk得知McCoy的激烈言辞之后只是仰过头大笑了几声。「Bones(编者注:McCoy的外号)总会把我修好的。」


「他异乎寻常的大胆。」Spock对Kirk这样评价道。谈及是什么让Spock同意了这桩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生意时,Spock脸上微微浮现出自豪。「1.69年前Kirk先生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做了一份茄子pre tarmeeli。我一向不擅长使用修辞,但那当中确实融合了两个世界。」


鉴于Kirk消失期间的传闻,有关Kirk反社会的非议一直不曾停息,对此Spock的答复是:「这些指控毫无根据。没有任何疑问的是,我非常荣幸能和Kirk先生共事,他是一名了不起的厨师,卓越的领导者和伯乐。假使我的皇室身份因为与Kirk先生的合作被废除的话,我也义无反顾。」


有趣的是,与对McCoy采访的反应不同,Kirk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惊讶,瞪大了他的蓝眼睛。


Kirk和他的团队无疑是极其出色的,各大媒体及美食评论家都给予了T'sai Haul-kur超乎三星水准的高评价。《家的滋味》在三月下半月中的餐厅回顾中如此写道:「我想不只有人第一次尝试这种混合型的烹饪方式了,但能做到如此引人流连的极致感受,整个第一象限独T'sai Haul-kur一家。」《卫报》美食版作家Gannet Brooks表示:「春季菜单蔚为壮观,章鱼、玉米霉和savas dukal-yel- travek酸奶,不可思议的平衡而美味。不管你现在在那颗星球上,都值得冲过去尝尝看。」


「这当然是艺术!」正在T'sai Haul-kur用餐的独立美食评论家Khan Noonien Singh一边敲着桌子,一边赞叹。「是我的错。我早该来的。」


晚些时候,Kirk要回到他的战场上了。「你看到那些穿梭机了吗?我老家那里有个船坞,我小的时候常常会去看那些星舰。我的家人们都在太空里面转悠,那里似乎是他们的家。我不确定,但如今我在旧金山,我的食物在整个宇宙。」




END




补充一点设定:


Jim Kirk:主厨(Chef de cuisine)。

 

Spock:金主/瓦肯帝国王子。对料理有着极其出色的品鉴能力。

 

Leonard McCoy:医生。因为给Kirk尿检血检而认识,后成为Kirk的挚友。

 

Montgomery Scott:副主厨(Sous-chef de cuisine)。Kirk旧时的酒友,曾经露过几手给Kirk留下深刻印象,所以Kirk请他出山一起经营餐厅。

 

Nyota Uhura:调料师(Saucier)。曾是Farragut的一名初级厨师(Commis)。

 

Hikaru Sulu:厨师领班(Chef de partie)。Kirk学徒时代的同期。

 

Pavel Chekov:厨师(Cuisinier)。Kirk在路边摊发现的小天才。

 

Jason Hendorff:甜点师(Pâtissier)。人称「cupcake」。

 

Christine Chapel:大堂领班。在Spock家酒店工作,后进入Kirk的餐厅。

 

Janice Rand:服务生。对Kirk有点小小的迷恋。

 

 







番外一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Relationship: Spock/Kirk (implied)

Summary:

食物总和爱意相关。

Note:

一些很无趣的胡言乱语片段

圆满下这个心心念念的梗

可能带有一点点Kirk/Uhura的味道




在James T. Kirk头顶最上面那撮毛才刚刚足够平齐料理台的时候,在他甚至还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想要烹饪了。


这全都要怪那些该死的电影,很久之后Kirk一边盯着Chapel熨平餐巾,一边这样想道。


*


Kirk的那堆老电影中有不少来自前复制机的时代,烹饪藏不住蛛丝马迹。多数时候,这些影像更乐于记录的是:食物总和爱意相关。


于是舒芙蕾像是在Kirk心里撒了什么种子,像任何一个想进入太空、想当画家、想在洋基队打球的孩子那样,Kirk在厨房里找到了他的秘密基地。


但时常地,家里的灯全黑着,Kirk走进厨房,料理台上随便撒着药片和粉末。有好几次他叫不醒Frank——那个和Winona结婚的男人——Frank很不稳定。Kirk试着不去想Frank的事,毕竟食物总和爱意相关,不是吗?


然后Kirk醒了,那个圆圆的舒芙蕾还是静静地坐在盘子里。


从来就没有人,没有人愿意去尝。


*


之后的数年在Kirk的印象里模糊不堪。他写代码的时候想着,如果人类不会遗忘是什么样?


如果把味道写进那些层层的沟壑里,我们在追忆什么?


*


Kirk不相信没有赢面的死境,那失去平衡呢?


*


那天旧金山的天空蓝得像Kirk的虹膜,他闯进Spock的办公室,要他支持自己掀翻整个宇宙。


出乎Kirk意料的是,说服这个瓦肯人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招兵买马才是。


他爱Spock手下那帮锅盖头厨子们,但比T'sai Haul-kur需要的还差得很远。他还需要一点地球的味道,也许是墨西哥人或者法国人。


现实的情况是日本人、苏格兰人和他在离Spock家两个街区的百吉饼餐车遇见的俄国人。


Kirk有什么可抱怨的吗?这些家伙们屌爆了。


*


Kirk还想要Nyota Uhura。


他和Uhura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家有狗吗?你得请人帮你遛狗了。


在T'sai Haul-kur工作,就像展开一段亲密关系,更直白地说,像嫁进T'sai Haul-kur。


银色料理台和白色的亚麻桌布,穿梭于这两色之间几乎就构成了这里每个人的生活。一天当中要花费超过15个小时在这里与迥异的食物打交道,当然不可能有时间遛狗,不过事实上Uhura也没有养狗。


听上去和Kirk混在一起的日子会变得非常、非常疯狂,但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Kirk的第二句话是:你有一条灵巧的舌头。


Uhura拒绝了Kirk,各方面地。


*


好吧,她很快就认识到Kirk是那种不知道什么叫放弃的人。


「拜托,这就是你想要的了吗?真的?」就在Uhura把Farragut后厨的小铁门锁上,第四次拒绝Kirk之后,Kirk这么问她。「顺便告诉你,T'sai Haul-kur总是梦想成真的地方。」


在她遥远故乡那个名字拗口的海滨小镇上,Uhura有个庞大的家庭,除去她的祖父,她是唯一一个真的懂得烹饪的。很简单地说,做饭让她感到幸福;很复杂地说,那是一个一生的、真切到痛心的梦。


而此时此刻的旧金山,T'sai Haul-kur的橄榄枝,就像是登上舰桥的指示,像一道金色的油彩,像挥棒之后不顾一切的疯狂跑垒。生活将永远失去平衡,但当Kirk这个疯子站在路灯底下,疲惫的脸隐在浓重的阴影中,蓝眼睛却不停闪烁的时候问出她愿不愿意接下橄榄枝这样的问题,Uhura突然为先前的犹豫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羞愧和后怕。


她的脸微微发烫,随即又笑了。


「一起喝一杯?」


*


每周四凌晨在T'sai Haul-kur的露天吧台喝一轮成为了固定的一部分。


通常是Kirk和Uhura,偶尔Spock和Rand还有Kirk的那位McCoy医生也会加入,再后来队伍又充实了,差不多成了厨房里这帮酒鬼的集体惯例。


Kirk把脸靠在Chekov的肩膀上大声笑着,「谢谢,谢谢你们这群操蛋货(Thank you, thank you. You gorgeous motherfuckers)!」


*


Spock带来消息,说他们得到了三颗星。Kirk使劲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


那天晚上,Kirk难得醉了。


所有人都在,所以他希望那意味着爸爸妈妈和Sam也在。


他想起那个舒芙蕾,想起放在Spock桌上的茄子pre tarmeeli,想起McCoy便当里的肉排,想起Uhura生日派对上那个美好又酥脆的苹果派。


他会说他的味蕾足够敏感,但有些东西仍旧很难被刻进脑子,不过没关系,还有下次、下下次和下下下次。


那三人到底不在,Kirk却做了一个很好很长的梦。


*


「Spock。」


「嗯?」


「想吃早餐吗?给你做个巧克力舒芙蕾吧。」





END





番外二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Relationship: Spock/Kirk

Summary:

一点花边新闻。

Note:

※需要先阅读前文






第一次Kirk完全没有在意。


因为通篇都是狗屁。


他从瓦肯人那里讨到了一份工作可不是拜他那欠佳的名声所赐。


这些年Kirk真的受够了和某个大人物被搅在一起,以及其他随之而来的责任和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期待。


当然,他是想睡Spock的,毕竟那位是几个象限共同的童话式性幻想。但终归也就是个童话,Kirk一丁点都不想沾上皇室的屁事儿,更别提睡个该死的王储了。说真的,这都23世纪了地球上剩下一个丝毫不见式微的连个像样的姓都没有的君主制遗毒还不够么?


后来他们婚礼的前一天晚上,Kirk在ShiKahr微凉的风中嘟囔着自己当年真他妈万万没想到的时候,Spock觉得还挺有趣的。倒不是因为颇有预见性的花边新闻或者Kirk一贯的对君主制的微词,而是人类习惯性的对自己不坦诚。此处人类特指James T. Kirk这一样本。


「是你先为我做了那份茄子pre tarmeeli。」Spock说道,递给窗边的Kirk一杯杰克丹尼。


「那只是做饭。」Kirk继续嘟哝着什么,Spock只记得接下来是个威士忌味的吻。



*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那篇报道真的都是狗屁。



*



第二次是Kirk因为Gespar过敏差点死掉。


人们会带着花和礼物去看他们生病的朋友,这在地球文化里再正常不过了。他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外星媒体都是假新闻(FAKE NEWS),Kirk想。



*



那之后六个月他们又刚好被拍到一起从Farragut出来。


「绝了,就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工作餐么?」Kirk倚在料理台边,往桌上扔了一小块帕尔马干酪,Sulu正不紧不慢地切开牛肝菌。


「你只是拖着男朋友去找Stephen叙旧到凌晨两点是不能被称作工作餐的。」Sulu指出来。「等等,你不想试一下Rhombolian黄油么?」


「有道理——我说的是黄油那部分——说出来『他不是我男盆友』让我感觉自己像个高中女生。」


「那就省省,」Uhura加了小把Redspice进锅里,油花噼里啪啦地发出一点雀跃的幸灾乐祸。「你要是没有正在准备应付瓦肯皇室关于发表你俩婚约的日程的话我们不想听。」


「如果有那一天的话我会请你做我的公关和发言人的。」Kirk冲着Uhura假笑一下,接过她刚刚煎好的那些柿子椒。


说真的,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呢?


不过如果有那一天的话……Kirk非常需要谁来帮他逃离这一切。



*



也许那一天来的比Kirk想象的要早一点。


Kirk正缓缓地从黑暗中醒来,听见Uhura对记者解释着他是怎样又被Gespar谋害未遂的。


他的第一反并列是:「好吧,她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公关和发言人的」和「为什么这间病房里要像老式的医院一样装上电视」。


然后才是Spock正单手端着PADD站在他的床边。


Kirk在他意识到之前就握住了Spock的手。



*



Kirk自认不是什么能够和诱惑斗争到底的战士,但他认为Spock肯定能够胜任。


他以为。


或许在这件事情上Spock从来都没有抗拒过什么,所以一切才发生的那么顺其自然。


Kirk忽然有些不确定他自己到底在抗拒什么。




*



Kirk漫长的成长中,食物总是来自于困境。


其中很多尝试是为了去填补某些内心的沮丧,或者生命中绝大多数无法得偿所愿的时光,又或者永远望不到尽头的空白。


Kirk不知道他到底想把什么带上餐桌,不知道这一切源自哪里、去向何方。


直到他记起很多年前自己在路灯下面游说Uhura时,她那个懊恼又释然的微笑。记起McCoy从宿醉中醒来,接过他手里的咖啡和溏心的晴天蛋。记起加州的温柔在三月的一个早晨洒进这间办公室,他对上Spock的眼睛,许下了一个承诺。


记起食物总和爱意相关。


身为厨师永远有一种潜意识,猜测谁会是下一个在桌边坐下的人。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份期待,期待某些缺席的爱意重新回归餐桌。所有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巨大的压力,稀松寻常地徘徊在挫败的边缘,全都在回应这一份期待。


当Kirk把所有的一切聚集在一张盘子上,那从来都不仅仅是做饭。



*



话说回来,睡个该死的王储又能怎样呢?



*



「『Kirk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惊讶,瞪大了他的蓝眼睛』这种说法太夸张了。」Kirk扶了一下眼镜,把PADD放到Spock面前。「但我必须要说我并没有想到你会和记者说这个。」


「其他选择是不能被接受的。我们的合作指向了跨星系料理在生态和道德上更深层的意义,目前我尚未发现更出色的运作方式。」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Edward。技术上说,T'Pring会认为这是一份挑战皇室的宣言了,他们本来可以让《美食与美酒》把这句删掉的。」


「那么你的回答是?」


「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张桌子上来一发庆祝一下。」





Kirk觉得再之后的生活不值得花费什么笔墨了,「幸福快乐到永远」就足够了。


但他们永远是那对最炙手可热的媒体宠儿。


Spock从小就被训练该如何应对这样的状况,而Kirk在他们的周四醉酒夜灌下了一瓶Saurian白兰地并在离开T'sai Haul-kur时被拍到吐了他未婚夫一身。


「我不敢相信《综艺》居然真的用了这张。」 Kirk指着头条上他和Spock肩并肩,灰头土脸地在他们的菜园里啃着苹果。「老天,我太他妈想看Sarek的表情了。」


Spock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但他们的连结骗不过Kirk。Surak在上,Kirk知道这家伙该死地爱他。





直到几十年之后他去世,一百多年后Spock去世,那些天杀的假新闻都没有放过他们这一生的故事。






END






※jim管spock叫edward是指温莎公爵











评论(5)
热度(73)
©▶️⏸⏹⏪⏩⏺ | Powered by LOFTER